恩格斯葛格

《李尔王》译林牛津世界经典导言(1)

一个汉英互翻练习主页:

*并未译毕,求帮忙看一下通顺程度之类的问题。

*我想把这个锅甩给总是鸽日记的久世星佳女士。


很久以前,大约在1605年时,一个叫威廉·莎士比亚的人拿羽毛笔写了一出戏剧,讲述了英国传说中李尔王与他的三个女儿的故事。莎士比亚多少次更易自己的手稿,我们无从得知;而于1608年出版的《李尔王》,篇幅约25000词,目前看起来是他第一部完整的戏剧作品。

写下《李尔王》中的字句时,莎士比亚没有机会预见它们未来的深远影响。《李尔王》被搬上不计其数的舞台,其中许多版本使用着作者无从知晓的语言、在他无从涉足的国家上演。这部作品中的章句让无数演员声名...

https://peing.net/zh-TW/kasugaiflor

原先提问箱密码不记得了,因此重开了一个。

想问什么都欢迎哦,不必紧张。

Mami桑,生日快乐。
喜欢您这件事,让我的四季坍缩到近乎一瞬。唯有你不变,因为光速是绝对的、不可超过的。  

当你谈起Mami时,想说些什么?——写在Mami桑11.25生日之前

仰赖各位关照,今年也很开心幸福!

夏夕空:

今年仍然要赶早祝福——Mami桑,11.25日生日快乐!


“请看到这篇东西的人,帮忙在25号的时候在社交媒体上,lofter也好、微博也好,发一条消息庆祝一下;这样的请求得偿,我就很感激了~~”

欸?这是我去年的话啊?!好吧……要是今年只是再请求大家这样做一次,总有点敷衍的感觉。但果然还是……再一次的、诚恳的请求大家!11月25日,祝她生日快乐吧!


这一年来,我做了很多尝试,有得有失;没有更新的这两个月对我而言尤其艰难。我还不够成熟,自己用心尽力经营后、所得的结果不如己意时,应该放下就好。

由于我的情绪问题造成的...

动手翻译前一阵看到的肯尼迪大法官退休报道时,又看到了奥康纳。

其实一直觉得奥康纳跟金斯伯格虽分属两派,但是两个人在女性权益案件的裁决中双方的意见书与两个人的情谊都非常值得一书。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两位女性大法官生活中虽然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同,但各自的经历都堪为女性楷模。


同人文学中似乎没有什么讲述的空间……嗯,到时候再看怎样自然的体现一下;刚好不开新坑也有一段时间仔细考虑考虑。

如果说角色是巡回庭律师,这个定位而言,说不定……嗯。不过要往高院走,一个作品大概就最多三个案子;对我自己的故事组织能力考验还是很大的。

一个汉英互翻练习主页

思考一阵决定再加个副业试一试。日常更新扇贝上的新闻+中文翻译,汉英还没想好做什么;欢迎探讨翻译方面的细节。

这个主页开了以后一直没用,换了个名字重新起航这样。其实也想做日中互翻,看明年有没有机会开第二个翻译主页。


终于忙过了这一段时间,夏夕空主页的更新工作将趋常态化;本假期不再开任何新坑,但是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可能出现文章不符合读者期待的情形,也请大家指正与探讨。

以上。

关于Churchill debate的反方策略

https://weibo.com/1819935727/GoXHtpaSF?type=repost


这好像是我看过的牛津学联比赛里转评量最高的一场,胜负也不难猜测。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探讨一下作为胜方对家时如何处理。


辩题是“本院认为英国应该以丘吉尔为耻”(This house believes Britain should be ashamed of Churchill),按照牛津学联辩论的投票制度(在场一人一票),事实上是正方天然有利的一个题目——

大学生中的自由风气让他们对于现下的PRights有不容瑕疵的坚定,作为正方只要去攻击丘吉尔对待少数族裔的态度、甚至语不涉“为...

新电脑到了。
这条咸鱼活了。
明天,一起听肖邦吧。

【发糖三十题】

Mark一下~

蔷薇梦姿:

*BG向BL向GL向差不多都适合
1.推倒
2.擦唇而过
3.同榻
4.公主抱
5.亲亲抱抱举高高
6.醉酒
7.脱衣上药
8.“怀抱借我一下。”揽住对方的脖子将脸埋进对方的怀抱
9.亲脸
10.(bl向)对方女装美得摄人心魂
(gl向)对方男装十分帅气
11.生病(晕倒在对方怀里什么的,当然一方病弱属性也很棒)
12.“我累了。”
13.声音软糯(幼年回忆向用)
14.撒娇
15.刚睡醒的迷糊
16.间接接吻
17.生理不适
18.心魔&噩梦
19.身处黑暗,你是唯一的光明
20.感谢我还有你
21.告白
22.牵手
23.调戏(言语/言语+动作)
24.脸红
25.吻
26.压倒对方/被对方压倒
27...

1939年春郑君里去西北,跟章泯约好了合译《演员自我修养》,两个人便将一本既是郑君里新婚礼物、也已经历过上海陷落的原版书拆开,各携一部分再译。

原本二位译者分译此书即是为尽快出版、以应国内舞台工作者需求,然而出版者担心销路问题,均不接受此书。

原稿由是被章泯先生带往香港、求尽快印出,却在此旅途中因烽火而化为灰烬。章泯返回大陆后,即在油灯下通宵再译此书,视力因此受损。

1942年春,那本被拆封的俄文《演员自我修养》再度被订合,影响了国内舞台人的体验派著作的中文版终于得以出版。


所谓伟大的友(ji)谊(qing)就是
我给马克养孩子
我给马克攒银子
我给马克写悼词
© 恩格斯葛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