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葛格

虽然《白色猎人》相去乐园系列远甚,突然有兴致写一写相关。

·塑造二番町眉子这个女性施虐者时,渡边33选择了一种安全而陈旧的设置:早年受过继父继兄的性侵,使得这个人物将自己的仇恨转而发泄在与她相处的无辜女性身上——
所以她引诱自己表妹与身边工作的护士,并对她们施虐;故意误诊以切掉芭蕾舞者深町丽子的腿,破坏她的事业以及爱情。
但面对继父兄时,最为“强烈”的反抗竟然是要求自己脱自己的衣服。

所以与其说眉子是一个les,不如说她被“阉割”了——通常异性恋关系中,女性是更被提倡全意付出“爱”的存在,而她受到的伤害使她彻底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因此,渡边老师把挑战百合题材这道题,转而改成了自己了解的、异性关系中受伤的女人;有了这个简化,就不能指望他在作品中有什么具有特别意义的突破了。

·小说里提及了萨福,也能发现女主面对情人的时候,也常常有一种教学的倾向——
操纵与自己有关系的女性同时,她会灌输在原先创伤记忆中对男性的认识;于是她在性中的取悦与施虐行为,均是为了达到让对方认同自己想法的目的。

·从恶女形象塑造的角度而讲,绝对不是那种受人欢迎的恶女;反倒是自身懦弱不敢真正复仇,却伤害无辜者的、令人恶心的罪犯。
所以这部作品有以同性题材为噱头的嫌疑;如果眉子所引诱的不是女性,这部作品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渡边33原本的名气了吧。

·《失乐园》中对于禁忌的探讨,怕是更与现实中同性关系契合一些。

评论
热度(3)
所谓伟大的友(ji)谊(qing)就是
我给马克养孩子
我给马克攒银子
我给马克写悼词
© 恩格斯葛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