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葛格

关于Churchill debate的反方策略

https://weibo.com/1819935727/GoXHtpaSF?type=repost


这好像是我看过的牛津学联比赛里转评量最高的一场,胜负也不难猜测。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探讨一下作为胜方对家时如何处理。


辩题是“本院认为英国应该以丘吉尔为耻”(This house believes Britain should be ashamed of Churchill),按照牛津学联辩论的投票制度(在场一人一票),事实上是正方天然有利的一个题目——

大学生中的自由风气让他们对于现下的PRights有不容瑕疵的坚定,作为正方只要去攻击丘吉尔对待少数族裔的态度、甚至语不涉“为耻”,反方就面临多说可能触雷、少说就很乏味的处境。


正方的John Charmley的话语重心其实并不在“为耻”上,而是着重攻击了“对丘吉尔的神化”;核心论点只有两个,一个是“丘吉尔历史形象可信度低,且他存在粉饰自己的行为”,一个是“丘吉尔对印度自由、对女性拥有投票权均极度反对”。

不可忽视的是他高超的演讲技巧跟精悍华美的辞藻,让他将这两个本来无关“我们要以丘吉尔为耻”的论点偷换成了辩论的主题;而,反方表现是教科书般的糟糕——这时候居然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将他的外祖父按回了神坛。


正方全程只提了一次“ashamed”,引用了丘吉尔跟当时印度总督Amery关于印度自由问题的争论中,Amery说“你对印度人就像希特勒对犹太人”;然后很勉强地说“因为我们的道德观,我们现在有勇气为此羞愧了”——

这里又涉及到再度偷换,将“为丘吉尔羞愧”换到了“为狭隘的民族观点羞愧“上,事实上这两者并不等同。


梳理完以上这些,再谈一谈给出反驳的一些想法。

首先是把“丘吉尔是一个人”作为一个双方的共识,一开始就明确的提出;而不再以时代问题为丘吉尔的某些偏激立场进行抗辩,否则之后一切所提的丘吉尔的成就、都将成为反方在不断神化他的直接证据。


讨论已经被正方偷换到了“该不该神化丘吉尔”,此时要做的则是强调“以丘吉尔为耻”跟“不要神化丘吉尔”之间的差异性;作为演讲式辩论,这是反方在反驳时间里所主要要做的工作。

就像正方一样,在自己的七分钟里,反复的使用一些词语、铺一些暗线(甚至把克伦威尔也抬出来了),告诉听众“我们不神化丘吉尔,仍然可以以他为荣”,才是正确的做法。


不要强调任何头衔,而选取丘吉尔政治生涯中在至暗时刻的坚守部分:“他是个人,他也有过犹疑,但是他never yield to force and the enemy”这类的,要比罗列一大串他的议会胜利跟空讲一大堆他对自由的信仰,要好得多。


正方的言语是有感染力跟煽动性,但是有关于主题的重大漏洞、且完全忽略旧日时局照搬今日标准;原本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然而反方丝毫没有自己外公往日的风采,念了一路稿;实在是太丢做了“Iron curtain”演讲那个老头子的人了。

评论
热度(2)
所谓伟大的友(ji)谊(qing)就是
我给马克养孩子
我给马克攒银子
我给马克写悼词
© 恩格斯葛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