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葛格

为什么跟自己师匠的气质差异不大一个再忠犬也能做攻一个平时再硬汉(?)也尼玛是受……

努力了一发翅久,然而真琴翼你有毒……几乎违和掉我半条命。

不过想想,这锅也或许是在non和yan两个人截然不同的风格上吧。


好了我还是乖乖写久翅不为难自己了。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请各位大大完成了。

这四五段努力了我小十天……然而最终R18的笔还是没有下去。


或许真琴翼身上的浪子色彩比较的重?她唯一攻的感觉可能还真是渣攻比较合适一些;下次试试写波西风格的真琴翼吧。

烦躁。


真的还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酒后乱性了(喂)。

什么背着装醉的锅对前辈行了不轨之事什么的。但是这个剧情似乎又过于的狗血。(无FUCK说)

或者是某人必然要伤病或许我才可以顺手一些。比如我把对赌里的某人写活但是中枪什么的……(久世星佳: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问题在于……有些人能找到软萌的点,有些人能在CP面前小恶魔一下。

嫩马米不要在某人面前太软好么……

不论是茶会还是某人退团还是自己退团某人发message还是退团以后一起回村眼神都软如娘役我真是要疯……

桃浦二番拍个照这种正常的情境要么跟优子分不清要么缩手缩脚羞涩的那么不自然……


这种情形只能……你non出于主观或是客观的因素让着她(眼神死)。


 
评论(22)
热度(2)
所谓伟大的友(ji)谊(qing)就是
我给马克养孩子
我给马克攒银子
我给马克写悼词
© 恩格斯葛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