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葛格

话说回来我觉得源氏物语那种古风特别想写真琴翼寻花问柳哈哈哈哈哈哈。

比如说跟華阳子姐姐、豆腐、优子、千紘、西条、蛋娘这些演过情人/夫妻役的,然后就用源氏物语千年之纪的曲子一人给一首来接。


这还是在写翅优那篇《风花》后产生的想法;当时跟人聊天,谈到湖月桑的日舞名取名是花柳湖月,突然“何故湖月渡?但寻风花舞。”这一句就出现在脑海里。

因而就让马米和蛋娘对答了这两句,也算是暗合两个人的控比。


華阳子姐姐的朝颜、豆腐的胧月夜、优子的前斋宫、千紘的花散里、西条的女三之君和蛋娘的玉鬘;暂时各自角色是这样对应的,这种篇目的确是源氏物语的仿作,算是习作而已。

但是的确,跟源氏关系更大的女子,似乎一个都没有出现在这里;原因是那些人源氏有多爱,他们之间的爱憎纠葛就越多。这个故事还是想写源氏主线之外留白的角色,发挥余地更大,保川氏的形象大概还能如梦中人一般的清正些,少些原著给人的异样感。


而且,藤壶和紫上,演这两个人比源氏还要难;人们对于这样的美人品貌皆有要求,且烟火气半点不能有,倒真不知道排给哪位生徒而言合适了。

因此索性保川氏公子之初恋之妻皆留白,就像源氏云隐章目留白一样。


 
评论
热度(6)
所谓伟大的友(ji)谊(qing)就是
我给马克养孩子
我给马克攒银子
我给马克写悼词
© 恩格斯葛格 | Powered by LOFTER